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仙居文苑 >

白塔老街之白塔传说(一)

2019-08-11 09:50    来源:未知    

  白塔是指白色的佛塔,其词最早见于南北朝时期。南朝梁慧皎的《高僧传》记载:南朝刘宋时,有古印度僧人求那跋摩航海至宋国弘扬佛法,圆寂后于戒坛火化,有五色火焰冲天而起,氛氲丽空。这个时候,天气澄郎,僧俗为之哀欢,后来便在火化处盖起一座白塔,以示纪念。自此,白塔作为佛教特有的建筑样式在中土大地上拔地而起,因白塔而得名的寺院也开始在南朝出现。唐宋时,白塔由佛教特有之建筑或佛教寺院之名,开始向世俗地名延伸,诸如白塔铺、白塔山、白塔桥、白塔河、白塔村、白塔口、白塔湖,皆因曾建有白塔而得名,并成为了诗人吟咏中特有的地理坐标。

  仙居白塔,地处永安溪中游的平原地带,是唐宋时诸多以白塔命名的地方之一。白塔之所以会成为仙居的一个地名,从文献的记录推断,可能也系佛教影响的结果。佛教大约于东汉末年自永安溪水道传入仙居,永安溪石牛渡口始建于东汉兴平元年(194)的大兴寺,是仙居已知的最早寺院。南朝梁时,因为帝王提倡佛教,寺院的建造曾一度出现兴盛局面。正如清代刘世琦的《南朝寺考·序》所言,梁代共计有寺庙二千八百四十六座。仙居的诸多寺院,如官路的净梵寺、杨府的三学寺、埠头的西宝相寺,也多建于这一时期。迨至四百多年后的赵宋时,白塔作为仙居临近永安溪的平原地带,其地已经深受佛教的浸染。据《光绪仙居县志》记载,宋代时,白塔之东有崇相寺,东南有清修院、法明院和净居寺,南面有西庵寺,西南有福延寺,本境之内则有金像寺。金像寺即后来俗称白塔寺,白塔的一切有文字记录的历史几乎都要从它开始说起。根据文献的记录,金像寺始建于唐代,最初之名不详。五代时,有韦氏子捐房建寺,于其地挖出一座石佛,遂名圣像寺。宋治平三年,改称金像寺。寺旧有立于唐垂拱二年的石幢一座,相传由海上沿永安溪漂流而来,通体呈乳白色,当地人取内其碎屑治疗疾病。石幢自海上浮来的传说虽不可信,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仙居的佛教最初由永安溪水路传入的事实,并为白塔之地名的由来提供了历史基础。金像寺之所以又名白塔寺,即因寺内有一座通体呈白色,有座有盖,形状如塔的石幢,包括后来的兵寨以及寺院周围的区域都以白塔命名也皆源于此。

  北宋宣和二年(1121),金像寺在以吕师囊为首的摩尼起义中被焚毁。金像寺被焚毁的原因,文献中并未有详细的记录。从现存的资料看,吕师囊的起义军虽然是以摩尼为主,但对其他宗教也并未如后来的太平军那样表现出特别的仇恨。在起义期间,仙居境内被焚毁的寺庙仅有金像寺、显庆寺、净梵寺、普应尼院等四座。其中,显庆寺是因为焚毁县衙时被殃及,净梵寺是因为处于交通要道之上,普应尼院则系城区官民避难之所。由此可见,起义军焚毁寺庙似乎多是出于军事目的,金像寺的被焚可能也是如此。另,根据县志记载,白塔曾经设有兵寨,在起义军与宋军的交战中,宋军最先战死的官员即为白塔寨巡检邹进;而南宋嘉定十五年,一名齐姓官员在向皇帝上书论及白塔兵寨设置历史时则说“曩以宣和吕寇啸聚于此,因而置寨”。那么,我们对于金像寺的被焚是否可以作出这样的解读:在吕师囊起义前夕,官方对于摩尼教在当地的势力已经有所警觉,为之设立了兵寨以便控防,而兵寨之所在即在金像寺内,也因之称白塔寨。自然而来,在起义发生后,金像寺成为了起义军焚毁的对象。

  金像寺在被焚毁后一度曾有过重建,时间大约是在南宋高宗绍兴十二年(1442)。嗣后,便又“不详兴废岁月”,连同寺内的石幢也无迹可寻。特别是石幢,在当时不仅是一件佛教的器物,还曾是周遭区域的地标。它的湮灭无存,最终导致了后人对与其相关的历史的模糊不清。的确,在文献记录缺如的情况下,后人关于白塔(石幢)的记忆是空白的。他们所铭记的仅限于祖先在白塔一带建村兴族的历史,通过家族中的族谱对过往进行追溯,并以民间传说的形式将宗族的发展与周边区域的关系勾勒出来。当然,这类传说也包括对白塔地名之来历的追忆,而与正史不同的是,它把地名的来历和宗族、村落的历史串在了一起。根据传说,北宋时期,白塔还不称之为白塔,而是由前张、后张、蒋店、三井头和枫树岭五个小村落组成的村落组合体。该五个小村落内分别居住着张、蒋、吕、刘、卢五大族姓。尔时,五大姓氏为屏障风水,共同捐资在村西建造了一座石塔,因造塔用的石材全部为白色,故称白塔。这也就是民间传说中的白塔地名之由来。

  民间传说是社会追忆过去的一种方式。白塔民间流传的五大族姓共同建塔的传说,大致与当地宗族兴盛的历史相符,不过,与白塔之名的来历却有抵牾。事实上,白塔之名在聚集成村落之前便已经存在。根据《光绪仙居县志》的记载,宋嘉定十五年(1222),台州郡守齐硕及臣僚曾向皇帝奏言“曩以宣和吕寇啸聚于此,因而置寨,今承平日久,已为聚落。而县有苍岭,当衢、处、婺三州,岗阜深阻,行者穷日而后度,人烟迥绝,寇攘所凭,徙彼而就此为便。有旨依,令本州下县,体量于苍岭下戴村改建焉”。奏言中的寨,依据《宋史》的记录指的是白塔兵寨,为台州六大兵寨之一。白塔兵寨诸如上文所言,可能位于金像寺内,因寺内的白色石幢而得名。自北宋宣和年间开始到南宋嘉定年间,白塔兵寨曾存续了一百多年,后迁徙至苍岭的戴村;而在白塔兵寨设置期间,天下太平,兵寨周围开始成为姓族的聚居地,并逐渐形成村落,这也便是后来我们所知道的白塔诸村的早期形态。

  大约在南宋嘉定年间前后,白塔一带开始出现了繁荣的局面。在此之前,后来当地的大族崔氏已经于绍兴年间迁入,并定居在现今下崔的过桥寺附近,时称杜桥。杜桥之东有金店村、厚仁村,南面有横街村,西南面较近的有前里和前周村,远一点的有西暨和吕高田村,西面为白塔村。白塔村的具体位置大约在现今的白塔上街附近,得益于周遭人口的聚居,村落的形成,尔时的白塔已经兴盛为集市,为仙居包括石姆、石井、田头、皤滩在内的五大市集之一。当然,虽说是市集,但规模估计也不是很大。元代至明初,由于文献的缺失,我们对于白塔几乎是一无所知。不过,明代中期开始,特别是明万历年间的许多记录表明,我们可以确信的是,白塔作为集市的所在,其在当地的经济地位正在日益提高。据《光绪仙居县志》记载,明代万历初年,政府在白塔设立了义仓;万历二十七年,白塔成为了当地乡约所的所在地。

  明末至清代前期,白塔的上、下两街格局已经成型。仙居民间的《路经歌》对此曾有过简单的描述:“鱼山头下前邵过,走到白塔好买酒,上下街市好米店,杀猪卖肉多屠行,做市之人双打双。白塔本是过韦羌,六乡君子保乡风,魂师同送出孤庄。朝廷十四都,韦羌溪头要出王。天上皇皇地皇皇,大路走出无路廊。走到白鹤殿前坐一坐。”从这首民歌中,我们不仅可以知道白塔上、下街当时的行业情况,而且也能推算出白塔大致规模格局。例如,所谓的“大路走出无路廊,走到白鹤殿前坐一坐”,表明当时的白塔下街的街面应该在现今白塔文明街之西。嗣后,发生在白塔的一则烈女誓死抗争事件也应证了这一情况。根据《光绪仙居县志》记载,“刘烈女,十四都白塔人,年十七未字,粮差王四至家,见而美之,乘醉揽女衣带,女惭愤欲觅死,其父使母守,夜竟缢死。事发,王四议绞,奉旨建坊于灵康庙侧时嘉庆二年也。”由此可见,现今灵康庙乃白塔的街口庙,为屏障风水之所。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Power by DedeCms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