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仙居文苑 >

左宗棠极为赏识的一位仙居人(上)

2020-11-20 02:13    来源:未知    

  左宗棠,湖南湘阴人,字季高,一字朴存,号湘上农人,署名今亮,谥文襄,清朝大臣,著名湘军将领。一生亲历了湘军平定太平天国运动,洋务运动,率军平定陕甘回变和收复新疆等重要中国历史事件。官至东阁大学士、军机大臣,封二等恪靖侯,与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并称“晚清四大名臣”。

  在满清政府近三百年历史里,仙居学子考取了数以百计的大小功名。而在仕途上人尽其才,才尽其用,春风得意的学子微乎其微,最大的官衔也只不过是出了几个知州、知县。故仙居有民谣“清朝顶戴花,仙居芝麻官”。然而,田市后湖村的吴琮,在仕途上,连个九品教谕都没有做过,却顶戴花翎,被清政府授予五品知府衔。仙居有句俗话肉叫做:“官无半寸禄,身价是知府”,指的就是吴琮。吴琮在晚清政府能获如此殊荣,与左宗棠赏识他有直接关系。

  “长毛乱”是对太平天国运动的贬称十九世纪中叶,由于清政府的与没落以及外国资本主义的侵略、鸦片的输入,给中国人民带来新的灾难。

  道光三十年(1851) 洪秀全率众在广西桂平县金田村誓师起义,太平天国正式爆发。攻克武昌时,人数增至五十余万,湖北巡抚常大淳举家自尽,1853年攻下金陵,号称天京(今南京),定都于此。太平天国坚持了14年,势力发展到18个省,占领长江中下游富庶地区多年,战事波及半个中国,使清廷国力大伤。

  由于清政府颁发“剃发令”,因而引起汉人的不满和反抗。“剃发令”尽管在朝廷内外引议颇多,甚至一段时期废止过。到头来,还是多尔衮说了算,下令再次颁发“剃发令”,规定清军所到之处,无论官民,限十日内尽行剃头,削发垂辫,不从者斩。其执行口号是:“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汉族人民为保护世代相承的文物衣冠进行了此起彼伏的斗争。清朝统治者对此进行了。 最终结果是满族封建统治者取得胜利,汉族大都剃发结辫,改穿满族衣冠。太平天囯起义,均“不剃发、不结辫”,统一“披头散发”,并以此作为太平天国武装起义的标记。由于晚清政府出于统治阶级的需求,运用一切宣传工具,太平天国运动,官府蔑称太平军为“发逆”、“发匪”、“长毛”、“长”、“长毛乱”。时至今日,相隔160余年,“长毛乱”的阴影仍在仙居民间口口相传,根深蒂固,颇为耐人寻味。

  太平军轻而易举占领仙居由于仙居地处浙东南,四面环山,古代将县境以外称做“山外”。过去交通闭塞,经济贫困,仙居也未必是太平天国势在必得之地。因而,“山外”地动山摇,仙居丝毫不知晓。太平天国夺取了清朝的半壁江山,清皇朝已经是内外交困,风雨飘摇,仙居仍然是世外桃源。

  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十年之后,破江南大营,迫近上海。上海成立“中外会防局”,由美国人华尔建洋枪队,助攻太平军。太平军方才考虑战略转移。咸丰十一年(1861)四月,太平天国侍王李世贤率部进入清军驻防兵力薄弱的浙江,进展神速。当年的五月二十八日攻克金华,太平军轻而易举取得金华,并以此为中心,建立侍王府,且遣将四出,所向披靡攻取浙江各地。同年十月二十六日,侍王李世贤亲率主力十万之众,从缙云南田入境仙居苍岭古道。太平军队伍首尾数十里,浩浩荡荡,锐不可当。当时清政府在仙居驻军,设卡在苍岭背,见到太平军声势浩大,威风凛凛,放弃了卡点,闻风而逃。盘踞在田市、白塔、横溪的清军卡所,见势躲到十三都、十八都港深山老林里,太平军在田市平原和横溪平原驻扎一夜。二十七日直捣仙居县城。新到任仅仅九个月的仙居知县费希濂(江苏吴江人),见此大势,早已销声匿迹,放弃抵抗。太平军骑兵马队到达城西庆丰门,声色未动,城门不战自开。步兵刀队一直蜿蜒在白塔、横溪,只见得太平军人山人海。太平军屯兵仙居休整五天,在全县张贴安民告示,告知全县上下,仙居已经是太平天国的天下。并封命延天义、结天安二人为太平天国执政仙居县的最高行政长官,临时接管县衙日常事务。同时封命天福、天燕、天侯三人分别为军帅、师帅、旅帅。封命木印为乡官,四处征集军用粮草。十一月初一,侍王李世贤亲率主力十多万,兵临台州府城临海。台州知府龚振麟、台协副将奎成、临海知县郑煜弃城而逃,太平军不战而得临海城。宁海知县黎廷攀、参将苏方拱亦不战而逃,太平军占领宁海,设行政机构于崇教寺。此后,太平军相继占领黄岩、太平。在此形势下,台州各地乡民纷纷揭竿而起,加入太平天队。

  报“杀父之仇”,吴琮民团袭击太平军为维护统治阶级利益,台州六邑士绅在家乡倡办民练,纷纷拉起了各色各样的民练武装对抗太平军,依靠地方民练自保自救,保护故乡。素有“勇武之乡”的田市后湖村,当年的吴干,监生出身,平日里好读四书五经,广结贤良,生性刚烈勇猛,门堂里的石捣臼,一般后生需要二个人抬,吴干一个人抱起一个石捣臼能绕门堂走一圈。吴干的儿子吴琮,道光十五年(1835)出生,咸丰九年(1859)考取举人。由于家传耕读,他晴天是个种田郎,雨天是个读书郎,起早五更,闻鸡起舞,举石墩、练拳脚,一心想报效朝廷。因为父亲吴干办民团遭到袭击,被伤害致死,吴琮以及堂侄吴克明等,都毅然决然地加入了“后湖义民团”。侍王李世贤亲率主力,在台州期间,晚清的地方政府势力几乎失去全部抵抗能力。先后历经一个月时间,太平军的数量猛增,十月十二日,侍王李世贤自台州府驻地临海返回仙居时,太平军已达“数十万之众”, 经过屯兵休整一个多月,于当年十二月初,经苍岭古道返回金华。

  同治元年(1862年)浙江巡抚左宗棠组成中法混合军和扩充中英混合军与太平军作战,集中清军主力围剿浙江太平军。浙江太平军形势瞬息逆转。迫于浙北地区清军的压力,三月二十七日,侍王李世贤下令将驻守仙居的太平军一万人调遣至绍兴与金华。仙居的太平军只留下延天义部六千余人,以维持太平军临时政府的日常工作。

  三月二十九日,以吴琮为骨干的后湖民团,以太平军无辜“杀害其父吴干”为由,秘密召集本县西乡豪绅、知名文士王翰密谋,以后湖民团为主,整合乡间散兵游勇,趁雨夜偷袭太平军田市驻军寨点。由于太平军田市驻军寨点未加防备,以至“数十名”太平军均成为后湖民团的刀下之鬼。

  吴琮举旗集全县民团,围剿太平军吴琮对太平军有“杀父之仇”。后湖民团在田市太平军驻军寨点一夜袭击,首获成功。翌日,后湖民团攻打白塔太平军驻军寨点。白塔驻军寨点见后湖民团人多势众,一时士气大落。激战一个上午,死伤过半,见大势不妙,夺路往柘溪岙里港方向撤逃。后湖民团二天占领二个太平军驻军寨点,田市平原已经在后湖民团掌控之中。

  四月一日,后湖民团又围攻皤滩太平军驻军寨点。由于皤滩驻军基干力量四散到珠母溪港、九都港征粮,余部30余人与吴琮民团数百人未经激战,便逃往横溪,吴琮民团几乎尽获全胜。继之,纠集西乡各部民团800余人围攻横溪太平军寨点,此时,仙居西乡的太平军虽然人数上百,士气不振,已是强弩之末。太平军寡不敌众,往六都溪口撤退。由于地形生疏,撤退到横垟对岸交水口时,进退维谷,被吴琮民团四面合围。太平军血战到底,最后,血流成河,“尸满涧谷”。后人为了纪念“长毛”与吴琮民团在此血战,将此地名叫做“毛垟”,此地名沿用至今。

  四月三日,吴琮联络东西乡民团,“数十万之众”,合围县城。当时城内太平军仅仅5000人左右。登上城墙,瞭望烟霞山城,只见民团数量以万计数,“如蜂如蚁”。至此,仙居太平军已陷入四面楚歌。城上城下激战二昼夜,太平军死伤十分惨烈。子夜时分,开西门突围,往金华方向撤逃。吴琮民团一路追杀到缙云南田,太平军驻军仙居行政首领延天义、李元徕及其部下近千人惨遭追杀。仙居吴琮民团围剿太平军,影响台州,风靡浙江。左宗棠因此对仙居吴琮极为赏识。

  “吴干,字巨乔,仙居人,监生,居家孝友,和于乡,遇急难,救恤无德色。性方正,人不敢干以私。好读书,延师督课子弟,而未尝谈进取事。岁已未,子琮以副榜贡于乡,人贺之,干不色喜,曰:“科名余事也。”咸丰十一年,贼由金华窜处州,警报至,仙居人汹汹,守备者选遁,干独慷慨,集义勇,议所以捍贼者。命老幼姑匿,而身率众出,贼至败之。既贼大至,死伤相籍,遂被伤,左右掖之,溃围出,议再举。而干以重殁,琮率团继起,复县城。上官闻而嘉之奏予优恤。吴克明,字培信,仙居人,廪生,与吴干同举义。方兵事起,官绅集议,克明主战,始扼苍岭,处州贼不得度。台州府城陷,干父子谋克复,潜备军械,义亡二百三十人。会永康,缙云来乞援,五月援永康,冒大雨行,克舟山下,焚贼巢,随克芝应。是役也,死者七十八人。七月,官军既克处州,贼犹踞缙云,不下,克明复往援之。八月,会缙东乡民攻贼,奋身陷阵死之,同死者四十五人。九月,贼溃去,乃始收克明尸归葬。克明平居奋发,恒曰:“贼,吾仇也,身非吾也”。卒践其言。事定后,与干同祀仙居忠义祠。” (待续)

  习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20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浙新办【2006】37号 浙ICP备20017917号-1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有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Power by DedeCms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