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仙居新闻 >

一条新闻带来的财富

2019-04-20 21:35    来源:未知    

  解说词: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有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山村,名叫黄厝村。村里很多年轻人都向往山外的生活,纷纷外出打工闯世界。然而2003年,一位名叫黄东兴的年轻人,却辞去厦门市里的稳定工作回到老家,村民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同期声: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黄厝村村民林凤萍:“奇怪,这个人怎么会突然间跑回来,那么好的工作不做,家庭条件又那么好,为什么回来在山上这样。”

  同期声: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黄厝村村民许银锡:“哪有一个大学生忽然跑回来干这种农活,这跟我们普通的农活不一样,而且他在那边公路局是有一个稳定的工资。”

  解说词:让村民们纳闷的是,以前从来没有干过农活的黄东兴竟然把家搬到了山上,而且日复一日的干起了农活。2004年,黄东兴开始在山上实施自己的创业计划,因为这个创业计划,他曾欠下了一百万元的债务,但也是靠这个计划,四年后他在山上创造了一千万元的财富。

  解说词:黄东兴在山上创业时,饱受艰辛、负债一百万元,四年后他拥有了一千万元财富,这一切都是他在城市中处于困境时看到的一条新闻所引发的。

  解说词:黄东兴1993年考上南京市的一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厦门市一家公路局工作。父亲黄金元为了打消黄东兴在城市生活的后顾之忧,在市区给他买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商品房。

  同期声:黄东兴的父亲黄金元:“城市和农村差别很大,希望他在城里好好工作,有一个比较好的生活环境,我们也就放心了。”

  解说词:谁都没有想到,这套房子竟成了2003年黄东兴辞职返乡的导火索。儿子辞职回家,不仅彻底击碎了父亲对儿子的美好期望,更让黄金元生气的是,儿子跑回老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砍掉父亲果园里的部分荔枝树,为自己的财富计划腾地。

  只是因为一条新闻,黄东兴就冲动的跑回老家要搞农业,先不说这项目到底行不行,父亲首先不看好黄东兴。黄东兴离开农村已经十多年了,父亲不相信这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小儿子能在农业项目上有所作为。于是,父亲提出让黄东兴上山打理果园,亲身经历一下做农业的艰辛。

  同期声:黄东兴的父亲黄金元:“这一年考验不成功的话,一年的损失不大,如果把荔枝挖了,他不干了,损失就大了。”

  解说词:2003年春节刚过,黄东兴一个人住到了山上,他每天给荔枝树修枝浇水、打理果园。没有干过一天农活的他,双手很快打起了水泡,结上了老茧。

  同期声:黄东兴:“整个手上的皮好像都变厚了,我老婆在城里面,有时候摸他一下,她都说不要摸不要摸,都给他刮破掉。”

  解说词: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确实能吃苦,黄东兴每天都在山上拼命干活,可父亲却变着法子给黄东兴施压。

  黄东兴:“下雨天还是继续在果树下面锄草、拔草,不敢休息,怕给他看到了说,喜欢偷懒的人怎么做事情。”

  解说词:从此,父子俩就算彻底叫上了劲,黄金元想方设法的给黄东兴布置农活,而黄东兴对待父亲安排的工作,从来不敢怠慢。

  同期声:黄东兴:“这一把锄头就是6年前我用的那一把,本来这边还多出1厘米,这边也多出1厘米,这边可能还有4厘米左右,都磨小了,变成圆圆的。”

  解说词:黄东兴每天早晨5点起床干活,一直到太阳下山,中间很少休息,为的就是让父亲给他的财富计划让出2亩地。

  2003年夏天,黄东兴利用果园的空隙,种起了南瓜,由于山上没有水,黄东兴就像这样从山下一趟趟的挑水浇灌。

  同期声:黄东兴:“这有多远,近的100来米远的200多米, 要爬这样的山路,要爬坡,这是最低的。”

  解说词:当时,黄东兴就这样每天往返山路200多趟,挑水浇灌。2个多月过后,他卖掉南瓜净挣4千多元钱,让父亲对他的看法大为改观。

  同期声:黄东兴的父亲黄金元:“经受了真的是风风雨雨,最后考验还是能顶的住,我就下决心支持他。”

  解说词:2004年1月,父亲做出让步,答应挖掉一百棵荔枝树,为黄东兴的财富计划腾地。那么,黄东兴在山里面要实现什么样的财富计划。

  解说词:记者走进了这座聚集了千万财富的大山,我们所有的疑团将一一解开。黄东兴至今不愿向别人透露自己当初在城市时的生活处境,虽然那时有工作,有房子,但他的日子过的并不舒心。2000年,黄东兴在城市娶妻生子,黄金元还特意为孙子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名字——黄俊城,寄托了他对子孙最大的期望。

  解说词:看着黄东兴事业平稳,家庭和睦,父亲渐渐放心了,但他并不知道在城市生活的小夫妻俩有说不出的苦衷。

  同期声:黄东兴的妻子林桂萍:“尽管城里什么都好,什么东西都有,很充足,但是因为没有钱,什么东西都买不到,所以就觉得很沮丧。”

  解说词:随着儿子的降生,家里的经济负担更加沉重,妻子当时在家带孩子,光靠黄东兴一人每月一千多块钱的收入,难以维持全家人在城市的生活。

  同期声:黄东兴:“原来我们一家子就住在这边,窗户一打开看见人家住的都是别墅,感觉虽然比别人住的高,但是心里却比别人矮。”

  解说词:为了维持生活,妻子变卖了首饰,还在家做起了手工活。 如果日子继续这样过下去,生活很难出现转机。

  解说词:究竟是什么新闻,让黄东兴放着城里的班不上、房子不住,跑回老家躲在山上干了一年的农活,人黑了也瘦了,村民们不明白黄东兴吃这么多苦究竟为了什么?直到2004年春天,村民们惊奇的发现,黄东兴挖掉了一百棵荔枝树,在山上盖起了房子。

  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黄厝村村民村民:“那个猪圈里面都很臭,我们又要去清理猪粪,大家都笑他,年轻人绝对不会吃苦的。”

  解说词:其实,黄东兴之所以有胆量花十几万元修建猪舍,就是因为他当时在城市生活的拮据,他认定那条新闻暗藏商机。

  定位为“海上花园”的厦门市,2002年,开展生猪养殖污染整治工作,全市共6个城区中有4个城区的养猪场被叫停。

  同期声:厦门市翔安区畜牧局陈清次:“现在厦门可以养猪的只剩下同安区的一部分,还有翔安区的新圩镇和内厝镇,所以养猪的前景还是比较好的。”

  解说词:“生猪禁养”使厦门的生猪自给率下降,黄东兴的老家内厝镇被化为可以养殖生猪的区域,他从这条消息中嗅到了商机。通过对厦门市生猪市场的调查,黄东兴得知了更加让他兴奋的信息。

  解说词:在乡亲们看来,黄东兴花掉父亲十多万元修建一栋猪舍,根本不可能收回投入。但生猪禁养的新闻,让黄东兴对这笔投资很有信心,他相信只要把猪养起来就一定能赚钱,而最适合的地方就是父亲的果园。

  解说词:黄东兴相信“生猪禁养”会造成厦门市生猪供应不足,自己只要把猪养好就能赚钱。2004年6月,黄东兴购进了150头母猪,决定自繁自养。母猪要饲养一年以上时间才能产仔,这期间光饲料的开销就需要十几万元,为了维持母猪每天一千元多元的饲料支出,黄东兴只能厚着脸皮继续四处借钱。

  解说词:2005年的9月, 母猪终于产下了第一批小猪,黄东兴虽然累计欠债二十多万元,但让他欣慰的是,再熬4个月小猪就能出栏销售了,自己的财富计划即将实现。然而,受全国疫情影响,2005年的10月份,生猪价格快速下跌至亏损线以下,养殖户亏本的消息不绝于耳,很多养猪厂在这场浩劫中倒闭。

  解说词:养猪不但没有改变全家人的生活,反倒背上了20多万元的债务,因为看到“生猪禁养”的新闻,黄东兴决定养猪,难道他的财富计划就此终结了。

  解说词:当时的生猪价格已经跌到了3元钱一斤,只要卖猪就要赔钱,可是不卖就意味要投入。黄东兴那时的猪厂里存栏的都是母猪和小猪,他计划冒险等到4个月后小猪长大了再出售。如果运气好,赶上猪价回升,黄东兴有可能赚钱,但如果猪价像业界人士分析的那样,持续低迷两年,黄东兴不敢想象。

  解说词:黄东兴认为厦门市“生猪禁养”的消息,会造成厦门市生猪供应的不足,利用老家内厝镇允许养猪的优势,黄东兴决定不跟风低价卖猪,而且还让母猪继续正常配种繁殖。

  同期声:黄东兴:“小猪一不卖,每个月都有200多头,几个月下来存栏量差不多一千多头,装不下,猪只能站这,一只挨着一只。”

  解说词:母猪不断繁殖,小猪一天天长大,黄东兴的猪栏里,很快连下脚的地方都没了,修建新猪舍成了迫切要解决的问题。外债缠身的黄东兴,再次找父亲黄金元帮忙修建新猪舍,但此时的父亲告诫黄东兴休想再挖掉荔枝树。

  解说词:父亲以为不让挖荔枝,黄东兴就没地方盖猪舍。没料到,黄东兴竟然借款二十万元,在原来的猪舍上边加盖了一层猪舍。养猪业陷入低谷,养殖户纷纷放弃,逆境中扩大养殖规模,修建新猪舍,黄东兴因此背负上一百万元的债务。

  同期声: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黄厝村村民:“说黄东兴那么傻,猪价一直降,不赚钱,他还一直建房子。”

  同期声: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黄厝村村民:“游人说他养猪肯定是养不成了,就是回来浪费家里的钱。”

  解说词:黄东兴被债务压的快要窒息,此时,他再也拿不出俩在城市的生活费,只好把他们接来山上住。

  解说词:那时,黄东兴猪厂的生猪存栏量已经达到了近2千头,每天消耗五千元的饲料,饲料商开始拒绝赊帐。

  解说词:就在黄东兴感到绝望的时候,他想到了“生猪禁养”的新闻,一个想法在他脑海酝酿,黄东兴找到饲料经销商潘天课,而此时潘天课也正在为猪的行情而头疼。

  同期声:饲料经销商潘天课:“看这种低迷的时候,差不多50%到60%都对这种前景看不好,有的把母猪都淘汰卖掉了。”

  解说词:“生猪禁养”后,厦门生猪养殖量减少,遭遇市场寒流,一半的猪场倒闭,饲料业出现滞销,只有黄东兴还在扩大规模,并达到了2000头的存栏量,潘天课决定赊销饲料给黄东兴,大家共度难关。

  解说词:2006年7月,黄东兴终于熬到了第一批生猪出栏,受市场供需关系的影响,低靡了半年多的生猪价格回暖了。

  解说词:半年多积累下来,黄东兴成为当地数一数二的养猪大户。生猪价格回暖后,很多生猪经销商找上门来收购,黄东兴本可以谁出的价格高就卖给谁,但黄东兴却只和一位经纪人合作。

  解说词:2006年底,生猪价格回暖后,黄东兴每天都要过秤销售十几头生猪。黄东兴从来不让人进猪圈抓猪,他的猪按照统一批发价只卖给一位生猪经纪人,虽然价格上有一定的损失,但是至今,黄东兴的猪场从在没有发生过疫情。

  解说词:现在 ,黄东兴的生猪存栏量三千多头,是厦门市翔安区最大的生猪养殖户。两年多来,黄东兴不仅还清了所有债务,还积累了一千万元的财富。

  同期声:黄东兴的父亲黄金元:“我说如果再多挖几棵荔枝树,我也舍得,不会像刚开始的时候舍不得挖荔枝树。”

  解说词:不久前,黄东兴的创业案例获得了全国青年创业一等奖。当初他从看到一条新闻后开始创业,现在黄东兴也成了当地媒体报道的新闻人物。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详细内容请登陆央视网CCTV-7《致富经》栏目查询!

  注:CCTV-7《致富经》栏目播出时间:首播:每周一至周五21:17--21:47,重播:每周二至周六13:52—14:22。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Power by DedeCms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