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第一炉”诞生记 2019-08-11 09:49

  几代金川人的骄傲,不仅是偏居西北一隅,挺起了共和国镍钴工业的脊梁,更有他们在世界有色冶金领域创造的一个个奇迹,镍熔炼闪速炉便是其中之一。

  1984年,为了解决镍在我国现代化建设中供不应求的状况,国家批准建设金川二期扩建工程。当时的国务院有关领导专门指示:“金川镍基地的扩建,不能照抄现在的生产方法,要研究采用效率更高的新工艺和新技术。”

  “二期工程的镍冶炼项目上,最后决定采用世界上最先进的镍精矿富氧闪速炉工艺。”已经退休的金川集团原冶炼技术高级工程师刘安宇回忆说,当时国家困难外汇紧缺,全套引进数亿美元的镍闪速炉设备是不现实的,“最后只能花80万美元,购买了芬兰企业的闪速熔炼专利技术许可证;又用了150万美元,购买了澳大利亚西部矿业公司的镍闪速熔炼技术全套资料”。

  为了尽快将技术资料变成镍闪速炉,金川公司与北京有色冶金设计研究总院联合攻关,参考澳大利亚西部矿业公司镍厂闪速炉型,并融入了金川最新的冶炼技术,完成了设计工作。1988年4月,金川镍闪速炉开工建设,到1993年建成投产。

  设备有了,但是新的难题又拦在了金川人面前。“工艺虽然是国外的,但95%的设备是国产的。”金川集团退休干部赵长江在1993年担任镍闪速炉车间主任,回忆起当时的艰辛,他一脸苦笑,“炉子虽然建好了,但以前国内没有人运行过这些设备,怎样才能实现镍闪速炉达产达标?又成为一个新的课题”。

  没有参照样本,刘安宇带领技术人员去澳大利亚的镍闪速炉现场学习;国内无先例,金川公司请来澳大利亚、芬兰、日本等6个国家和国内13个单位的技术专家来现场研究。

  “为了开好这台炉子,大家都拼了。”赵长江告诉记者,作为车间主任,为同技术人员钻研镍闪速炉的运营规程,他当时8个半月没有脱工作服,吃住都在厂里,胡子有一寸多长。功夫不负有心人,金川镍闪速炉在投产半年后形成了生产能力,并用3年时间实现了达产达标,“后来,国外建设比我们早的镍闪速炉企业,又派技术人员到金川来学习我们的工艺”。

  按照设计方案,金川镍闪速炉年处理镍精矿量35万吨,产高锍镍量2.5万吨,电镍2万吨,年产硫酸50万吨。经1998年的大中修改造后,金川镍闪速炉年镍精矿处理量达70万吨,产高锍镍量6.0万吨,吨镍制造成本比传统的电炉降低40%,基建投资不到3年就收回。

  刘安宇告诉记者,金川镍闪速炉成为世界第五座、亚洲第一座镍闪速熔炼炉,标志着我国镍冶炼工艺进入世界先进行列,成为金川开发建设史和中国镍工业发展史上的一座新的里程碑,至今还保持着世界先进水平。(经济日报记者 李琛奇 陈发明)

  据商务部监测,7月29日至8月4日,30种蔬菜平均批发价格每公斤4.03元,比前一周下降1%;6种水果平均批发价格每公斤8.26元,下降1%;猪肉批发价格每公斤25.45元,上涨1.9%;鸡蛋价格每公斤9.59元,下降2.7%。[详细]

  今年4月,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在线旅游消费趋势与消费维权趋势研究报告(2019)》显示,在线旅游平台存在霸王条款、下单后涨价或无票、旅游意外赔偿等问题。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教授孙颖说:“《电子商务法》关于电子商务争议的解决非常明确,要求...[详细]

  张晓梦介绍,舞社里除了以跳舞为业的人,还有很多业余爱好者,大家相处很愉快,自己有一种社交归属感。“街舞是有生命线的,从学习跳舞到参加比赛,再到培训机构老师,到赛事评委,到机构主理人,职业舞者可以一步一步成长。[详细]

  左转要撞墙路口设有1条左转车道,2条直行车道,标线清晰,但左转车道面对的尽管有规划道路路口,目前却是一面挡墙。[详细]

  据印度媒体10日报道,近日受强降雨和山体滑坡影响,印度南部的喀拉拉邦和卡纳塔克邦发生洪灾,造成至少100人死亡。印度每年6月至9月是季风雨季,雷电暴雨天气频发,洪水及泥石流等灾害经常发生。[详细]

  印尼苏门答腊岛南部发生5.1级地震。据国家地震台网官方微博消息,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 08月11日05时11分在印尼苏门答腊岛南部发生5.1级地震,震源深度50千米[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