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仙居新闻 >

徒步露营公盂村闲时檐下听风雨

2020-11-21 17:25    来源:未知    

  三夫是这样介绍的:“有浙江的“香格里拉”之称的仙居公盂山位在田市镇,地图上叫公孟村。位于距县城38公里的西南处,是坐落在海拔600M的高山村落。公盂村四面奇峰环绕,峰顶海拔在1000M上下,村庄被山峰围成了一个小小的盆地,面积约有31平方公里。有人说公盂就像是一幅画,一幅需要住下来,静静品味,静静享受的画。小雨过后,雾气从峡谷开始升腾,公盂成了一个缥缈的仙境,奇峰幻化成了无数的蓬莱仙岛,公盂村就成了这仙境中的天宫,置身其中,心早已飘飞到山顶,翻越到仙境。这是水墨山水画里的公盂。”

  5月25日晚,8点在三夫俱乐部集合后,我们就向着“神仙居住的地方”出发了,没想到我的第一次重装徒步会这么曲折。

  首先是大堵车,我们乘坐的大巴车行到接近仙居的高速入口时,发现入口被封了,据说是高速上发生了交通事故,领队转而带我们走盘山公路,到达盘山公路时发现也在堵车,也有交通事故,怎么会这么悲催呢,在尝试了所有方法后,我们放弃了,仙居就在30多公里外的地方,我们就是到不了,最后回到了原来的入口处,等着入口开放。整个晚上大部分朋友都很兴奋,我想难得遇到这样的经历吧。旁边是其他户外队伍的大巴,好像只有我们这一车兴致比较高。睡不着的一群人在车下天南海北地聊天,凌晨的时候不断有鸡在打鸣,狗在叫,天空中虽不晴朗,但能看到山里团团的云雾,就这样,我们一直等到了第二天早上7点多高速开放,没多久就到达了仙居。

  在网上搜了张路线图,我们走的路线大致就是这样的。但是好像没有经过二十四郎和苍山村,只记得终点是林坑。

  第二道困难是下雨,在车上的时候虽然是阴天但没有下雨,可是一下车准备走起来的时候就开始下雨了,并且是越下越大。这是在故意考验我们吗?接下来的两天都是这种情况,我们停雨也停,我们走雨就下。

  这是上山的时候拍的,要非常感谢明塔塔。老胳膊老腿了,突然这么高强度的活动,还真受不了。上山的速度很快,几乎没有休息。1小时15分钟到达公盂村露营地,据说破了三夫的纪录,很生猛啊,我们队伍大多数可是新手啊。

  一路上雨一直在下,起先还全副武装,穿着冲锋衣,虽然没被雨淋,但衣服也都被汗湿透了,后来就干脆不用冲锋衣了。这次积累的经验是:下雨天还是雨衣实在,不能迷信冲锋衣。上山的路都是弯弯曲曲的小路,前半段路程

  村子很小,人很少,似乎玩户外的比村民还多。在这里遇到了好几支户外队伍。村民说,要是不下雨,比现在还多。

  露营地,如果不下雨可以扎在中间空地上。由于时间还早,就先把帐篷扎好等下一步安排。一些朋友先去睡觉了。剩下仍在兴奋中的我们围坐到桌前。

  在百年历史的老房子里,聊着天、喝着茶、听着雨,开始了最惬意的一段时光。队伍里人才很多,开始是小A的个人民歌演唱会,后来大家轮流唱歌,颇有些古人曲水流觞的感觉。房檐外是淅淅沥沥的雨,房檐内是淡淡的歌声,特别是当晴天唱起苏州评弹时,婉转动听的吴侬软语,感觉时间可以就此停住了。

  短暂的休息后,开始向公盂背出发,由于下雨,公盂背很可能不能登了,不过一行人还是想去看看。到公盂背的路更难走,很多是碎石路,破又陡,一不小心就哗哗地往下滑。

  到达公盂背的时候雨下的最大,我的全身都湿透了。公盂背的岩壁约有80度的坡度,我们一致认为,可以勉强上去,但下来很难,放弃了。最后只有5人登上岩壁,其中两位女士,佩服佩服啊。

  下公盂背的路同样困难,但天气逐渐变好。我们走在前面的几人走错了岔路口,误打误撞走到了公盂村的上关,也多收获了一处美景,上关比下关更破旧些。

  返回营地后,老乡升起了两个火盆,一帮人开始围着火盆烤火。我的全身都湿了,幸好多带了一套衣服,看来65L的背包没有白背,到原生态的卫生间里冲了澡,换了衣服,舒服啊。

  晚上开始了,丰盛的农家菜。晚饭后有朋友在“杀人”,我们依旧在烤火。后来又被Judy拉去杀人,到10点的时候实在撑不住了,躲到帐篷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饭后,开始下山,最神奇的是,下面图中的阿黄,一直给我们带路,直到接近山脚的地方,后来停后面的队伍说阿黄带完我们,上山路上遇到他们队伍,阿黄坚持要送他们,跟在队伍后面,直到山底,阿黄是多么热心啊。

  下山途中还是挺危险的,有些路段完全被茂密的植被遮住了,我摔倒3次,队伍里也不断有人摔倒,还好没有人受伤。

  中午在林坑吃过饭之后,大家就踏上了回上海的路,5月27日晚7:00到达三夫万体馆店,结束了虐并快乐着的周末。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Power by DedeCms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