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上游乐项目:既要激流勇进也要历久弥新 2019-08-10 21:18

  大喇叭、水滑道、冲浪池……随着暑假的到来,天气也越来越热,水上乐园及主题公园的水上游乐项目成为很多人在夏季旅游的第一选择,这也让投资者纷纷加快了投资水上项目的步伐。但兴建之后的激烈市场竞争、同质化严重等问题考验着水上项目的生存能力,如何在诸多水上项目中生存并保证市场地位,如何打造创意新颖、拥有主题、回头率高、营销性强的项目等,都成为水上游乐项目投资者和运营者思考的问题。

  连日来,全国各大水上乐园和主题公园水上项目的游玩人次飙升。驴妈妈旅游网发布的《2018暑期出游总结报告》显示,特别是在亲子游持续火爆的市场环境下,带娃去水上乐园消暑玩乐成为许多家长的暑期热门选择,全国众多水上乐园预订火热,苏州乐园森林水世界、广州长隆水上乐园、冒险岛水世界、恐龙园侏罗纪水世界、南通水上乐园、上海玛雅海滩水公园、天津玛雅海滩水公园、重庆海昌加勒比海水世界、安吉欢乐风暴水上乐园、天津天山海世界米立方入选国内最受欢迎的十大水上乐园。

  广州长隆水上乐园自2007年开园以来,一直独领,客流量从2007年的每年120余万人次稳步上升到现在的每年250万人次左右,2018年长隆水上乐园年接待游客总量超273万人次。长隆水上乐园自开园之初便按“全球最大、最先进、设备最多”为标准,拥有堪比夏威夷山谷的“巨洪峡”漂流河、9种海浪效果的“超级造浪池”“超级大喇叭”等超10个特色水滑道、10多项亲子水上设施,满足全年龄层游客的玩水需求。无论从经营管理还是投资回报来说,广州长隆水上乐园无疑是行业的标杆。

  中国游艺机游乐园协会发布的《中国水上乐园发展》显示,从2010年之后,我国水上乐园进入了快速规模化发展的轨道,目前全国已经建成的投资总额在5000万元以上的大中型水上乐园约250个,其中,2010年以后建成运营的占80%以上。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计划筹建的大中型水上乐园还有20余家。中国目前100万以上人口城市大约140多个,按照100万-200万人口城市容纳1个大中型水上乐园,200万以上人口城市容纳2-3个大中型水上乐园来计算,我国目前拥有的水上乐园总量基本上已经达到了饱和。有些地区已经过饱和,如浙江、江苏、河南、陕西、山东等。

  季节性是水上乐园与主题公园水上游乐项目的经营“软肋”。以国内水上乐园先行者加勒比海水世界为例,2009年,由大连海昌集团投资10亿元打造的加勒比海水世界开园,开创了国内的先河。开园之初,加勒比海水世界就签约了12名大马士革土著演员,让客人在戏水的同时,还可以欣赏到热辣的桑巴舞、狩猎舞以及喷火表演等……新奇的娱乐项目,让加勒比海水世界开业第一年就实现了“开门红”,客流量达到41万人(次)。第二年,加勒比海水世界又增加了11名外国演员。如今,异域风情的表演,已成为加勒比海水世界的“招牌菜”。但天不遂人愿,加勒比海水世界在短短几年间便遭遇了几起几落。

  “运营时间短,一季养一年。目前国内的水上乐园主要以户外水上乐园为主。国内除三亚这样的城市能基本实现四季运行,其他城市的水上乐园的运营时间一般是3-4个月,用一个季度的运营收益来维持企业一年的发展,对企业运营的能力要求很高。同时资源闲置时间也很长。”北京第二外普通话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提到。

  鼎盛乐园娱乐服务有限公司运营管理顾问李成丽认为,大多数主题公园在做产品规划时更偏重于设备,缺乏对游客类型、年龄、职业等考虑,但仅靠设备不能完全满足游客的游玩需求,较难延长游客停留园区的时间。同时,缺乏故事和主题包装,游客进入主题公园仅冲着设施去游玩,缺乏产品认知、情感联结,很难吸引游客主动宣传和分享。大多依赖门票收入,二次消费则偏重在租赁服务的收入,盈利模式普遍单一。“无主题的水乐园,售卖的产品主要为刚需产品,如泳衣、拖鞋等玩水装备,衍生品业务开发是短板。”

  据了解,为带给游客完整的游玩体验,深圳佳兆业金沙湾国际乐园为园区量身打造了一个主题故事《寻鲲记》,并以此串联整个园区。据规划,故事将重点再现于水乐园、海洋馆、未来馆、冰雪馆及儿童馆等五大主题游乐馆。玄武渔村(水乐园)作为其中一个主题业态,从规划伊始,不仅结合了大鹏当地渔村特色,还注入了符合当地文化特色的主题IP,通过完整的故事线策划所有水上游乐体验项目。

  南京欢乐水魔方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合强表示,水上乐园一般分为度假配套型、游乐复合型、商业配套型、单一独立型四大类型,位于汤山温泉旅游度假区的南京汤山水魔方则是第一种。在蒋合强看来,找准水上乐园类型定位,在水上乐园的打造上必须做好文化主题包装。一个成功的水上乐园,在组织区域、分隔区域时,一定强调了一种节奏性——“序幕--松弛过渡-”的空间序列模式,让游客不经意地在不同的空间中,都能愉快地游玩。因此,在水魔方的打造运营中,既有紧张刺激的滑道、冲浪池等游乐设施,还有丰富的活动。

  欢乐谷相关负责人表示,面对激烈的游乐行业市场竞争,欢乐谷做出积极的回应,深入挖掘玛雅文化内涵,增强商品的主题性,通过建立与游客之间的情感联系,刺激游客消费。例如以前毛绒玩具成本10元,售价20元,却销量平平;但在主题形象的联动下,毛绒玩具成本升至30元,售价60元,却销售火爆。此外,组织专门团队,深入研究,不断丰富主题商品品种和类别。在商品开发时,深入分析消费需求的变化,注重为游客提供高品质、有意义、款式新的主题商品。

  常州侏罗纪水世界于2017年独立开放运营。因侏罗纪水世界紧邻中华恐龙园,为满足各类消费者需求,侏罗纪水世界推出了侏罗纪水世界+环球恐龙城度假区内的多种产品组合,其中包括适合两天一晚短途旅行游客的“恐龙园+侏罗纪水世界”2日2次票,以及适合亲子家庭的“恐龙园下午场+水世界家庭季卡”“恐龙园+水世界家庭年卡”。

  毗邻天目湖畔、坐落天目湖山水园景区的天目湖水世界于2014年正式开放。天目湖水世界的建设开放,是天目湖打造一站式休闲度假目的地的重要举措,天目湖水世界与天目湖山水园、南山竹海、御水温泉三大特色产品相辅相成,既进一步丰富了天目湖旅游的避暑项目、填补了娱乐休闲版块空白,更为当地争取了亲子家庭、年轻游客群体。

  海口狂野水世界市场营销总监IrisTay表示,对于主题公园水上项目的运营管理,一切的核心点要以保障园区的安全性为第一,从园区整体硬件设施上的细致排查到安全人员的技能培训上都要严格把关,定期考核,不断优化。同时,在宾客服务上也要不断灌入企业专业的品牌服务理念,真诚服务每一位客人,给客人一种如回家般的安心和放心。

  提及主题公园水上项目运营存在的难点,常州中华恐龙园景区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哈静也坦言,人身安全是乐园最关注的点。水乐园中绝大部分都是水域,极容易出现溺水事件。如在游乐项目的下滑水道内,容易发生滑倒、碰撞,以及因没有及时离开水道而产生前后两名游客“撞车”,进而发生受伤甚至溺水事件。为此,乐园必须做好标识标牌设置,在各水上项目设置高位监视哨,现场配备相应的救生器材并经常组织模拟演练,做好营运期间的员工监护和视频监控全覆盖,将溺水类型的事故发生率压缩到最低。此外,水质的卫生也直接关系到游客的健康与体验,因此乐园需具备专业的团队负责水质的管理,制定严格的管理制度,做好每日水面和池底的吸污除尘工作,合理使用药剂,以及运营过程中对水体的实时监测。